00.jpg

家族時期請HAJIME寫的同人文裡面寶兒撞見梅子洗澡的橋段,竟然在第十九話真的出現,當時還被稱為「神預言」。

最近翻到檔案想PO上來,但作者本人重看後覺得不忍卒睹(漫畫家看見自己舊作的心情),所以又親手做了幾近重寫的修改。

 

01.jpg

「維野,你的心中是否還存有一絲榮譽呢?」

前幾天,上司杜基遭名為基甘德斯的殺手狙殺,而他的真身卻是寶兒警校時期的摯友。畢業時兩人還對著SPD手環起誓,要奮戰到宇宙和平為止。

可是摯友卻為了錢轉行當起殺手,直到現在寶兒都不敢相信。但寶兒已親手消除摯友,現在只能對著遺留的手環,提出無法得到解答的疑問。

嗶嗶嗶~~~腰間的執照響起鈴聲,提醒沉浸在感傷中的寶兒,巡邏的時段到了

吸氣~~~吐氣~~~寶兒做了個深呼吸,閉上雙眼感受沁涼的夜風。稍微提振後,離開露臺前往交接地點。

[禮紋茉莉花]

被手電筒照亮的門牌如此顯示寶兒正巡視到女性職員的寢室

事件過後寶兒想獨處時,自稱「搭檔」的傢伙卻在一旁大聲鼓舞(雖然知道沒有惡意),就是茉莉花把他給帶開。成熟又體貼的好女孩,寶兒對她的印象一直很好。

(Jasmin似乎很喜歡甜食,改天買個蛋糕謝謝她吧。)

寶兒這麼想著走回交接地點,交班後帶著些微的睡意走回寢室。

「啊……抱緊點……再抱緊點……」

自稱「搭檔」的房里,傳出女性的嬌喘聲讓寶兒不禁停下腳步。他將耳朵附在門上,確實聽見女性的喘息。

基地內牽手、擁抱和親嘴都還能接受,但發生「關係」就太超過了。

寶兒發揮專業的技巧,破解房門上的電子鎖

「伴,雖說是私人寢室,但畢竟還在基……」

告誡的話說到一半寶兒就愣住了

半掀背單愣坐在床上的伴上半身赤裸下半身只穿四角褲。而另外半邊被單之下,只穿著內衣的女性是如此熟悉。

「Jasmin……」

「搭檔,這不是……」

「別叫我搭檔再明顯不過的事你還要狡辯嗎?

寶兒衝進房間,抓住伴雙肩推到牆邊惡狠狠的瞪著他

「Jasmin只是……」

「住口像個男人一樣敢做敢當吧

「不是啦……」

「不是什麼

伴一再的想解釋卻一再的被打斷

「你們兩個冷靜點

就在兩人僵持之際,聽見爭吵聲來查看的仙一出聲制止。但寶兒絲毫沒有停手之意,仙一只能強行將他架住。

「仙一,這件事你別管」寶兒邊掙扎邊吼

「寶兒,Jasmin情況不對

「先放開……Jas……min……」

寶兒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茉莉花滿臉通紅、冒著冷汗,呼吸還相當急促似乎很難受。

「好燙,快帶她去醫務室。」

「瞭解!十萬火急、電光石火!

「我也……」

「(搖頭)」

被仙一制止的寶兒只能目送伴揹著茉莉花離去。

「還好吧剛剛的表現可不像平常的你哦」仙一關心問道

「……我也不曉得為什麼我會這麼生氣

兩人沉默了一陣

「嘿咻!」仙一突然倒立起來。

寶兒知道這是他的思考姿勢,不少案件就是靠這樣偵破的。

「……我懂了這是嫉妒吧

「嫉、嫉我對Jasmin才沒有那種感情呢

恢復正立的仙一用一副「是這樣嗎?」的眼神盯著寶兒。

「算了,我去洗把臉清醒一下

「基地裡還有其他不錯的女性像絲旺小姐就很有大人魅力

寶兒沒有回話頭也不回的快步離開房間,但仙一的話語已經佔據他的思緒。

(絲旺小姐……)

回想起剛升為正式刑事,孤身被派到人生地不熟的地球署當時最關心他的就是絲旺小姐就連前些時日犯下失誤消沉時鼓勵他的也是絲旺小姐。至於對絲旺小姐有沒有那種情感……

(不對不對……我到底在想什麼啊)

寶兒像要把所有奇怪念頭拋開似的猛地甩頭,然後做了一個大大的深呼吸。

(冷靜點寶兒)

(要說喜歡或不喜歡絲旺小姐,跟自稱「搭檔」的那傢伙相比,當然是喜歡)

(絲旺小姐就像……就像……就像……年長的大姊姊)寶兒絞盡腦汁終於擠出適當的形容

(,絲旺小姐是大姊姊;BOSS則是大哥哥,總是不遺餘力照顧我們這群不成熟的弟妹。)

(鄰家的大姊姊,美麗又溫柔,是附近孩童們憧憬的對象)

化解糾結的寶兒,內心雀躍哼起年少時聽到的旋律

在前往廁所的轉角一道白影竄過把寶兒拉回現實

「絲旺小姐?」

基地內只有她終年身穿白大掛熱心工作到常直接睡在整備室。連自己寢室都很少回去的人,怎麼會出現在男性職員寢室,還往廁所的方向去呢?

寶兒恢復已往冷靜,發揮刑警的推理能力,並加快腳步追上去。

走廊上空無一人但廁所映照在地板的燈光有兩道黑影晃動著

(兩個人難道……絲旺小姐是來和誰見面嗎)

抱持半信半疑的態度寶兒躡手躡腳的靠近探頭一看

「絲旺,不是說好只是見一面而已嗎?」

「不要~~這是杜基你害我擔心的懲罰。」

絲旺緊緊環抱住杜基杜基起先有點不知所措但最後也回摟住絲旺。那畫面宛如牛郎織女一年一度的相會般,讓人感受到真正的愛。

02.jpg

(絲旺小姐,祝妳幸福……)

寶兒默默的離開,但心裡卻是五味雜陳。

(絲旺小姐是大姊姊、絲旺小姐是大姊姊、絲旺小姐是大姊姊。)

(姊姊出嫁弟妹總是會寂寞的沒錯就是這樣沒錯)

寶兒自我開導迅速地回到自己寢室栽進枕頭中不願再去思考任何事

嘩啦~嘩啦~嘩啦~

(水聲?)

想說是水龍頭沒關好,寶兒有些不甘願的起身走進浴室,將掛簾拉開後卻看見!

03.jpg

「梅……子……」

「呀!色狼啊!」

小梅發出尖叫,接著牙刷、杯子、毛巾、肥皂、洗臉盆……等能丟的東西全都往寶兒身上招呼讓他趕緊奪門而出

「為什麼梅子會在我房間的浴……」

環顧周遭,寶兒發現這不是自己的寢室但也不陌生,前陣子為了幫房間主人慶生才進來過。這間寢室是……

寶兒衝出房門,門牌上的名字是[江成仙一]。

「呼~原來是我進錯房間。」才剛鬆一口氣,但刑警的本能卻告訴他「等等,梅子在仙仔的房間就表示說……」。

「這是惡夢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吶喊,寶兒感到如被黑洞吸入般一陣天旋地轉,接著便失去意識。

「呃啊啊啊啊啊!」

寶兒猛然仰起上半身,喘了幾口大氣,看看左右確定是自己的房間後,心情才漸漸地平復。

「呵呵,是夢啊。」寶兒自嘲般笑道。

嗶嗶嗶~~~床邊的執照響起鈴聲,提醒寶兒該去巡邏了。

[禮紋茉莉花]

更夢境中一模一樣的門牌,但主人應該是沉浸在香甜的夢中吧。

(改天……還是得買個蛋糕謝謝她才行。)

寶兒這麼想著走回交接地點,交班後帶著些微的睡意走回寢室。

就在經過自稱「搭檔」的房門前,赫然聽見……

「啊……抱緊點……再抱緊點……」女性的嬌喘聲從房內傳出。

(不會吧,我還在做夢嗎?)

寶兒用力獰了自己的左臉,痛到連淚水都滲出。

(痛死了!可是這也太……應該是巧合,房內的人未必會是……)

越是理智的推斷,就越不願去相信,然後寶兒的理智終於斷了線。

於是寶兒發揮專業的技巧,破解房門上的電子鎖。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推開房門……

 

創作者介紹

光仔的窩(Hikarun's galaxy)

光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