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jpg

前不久翎兒重看侍戰隊順勢做了主公流之介的同人商品。HAJIME還挺中意的,就配合寫下這篇同人文。

 

轟隆志葉宅邸的某處傳出巨大爆炸聲

眾人順著聲響趕到現場,只見……

「咳咳咳,怎麼會這樣呢?」

灰頭土臉的茉子,茫然站在被燻黑的廚房中。早料到會發生此事而隨時待命的黑子,已用滅火器俐落的將火撲滅。

「真是辛苦你們了。」

「茉子醬,這是手帕。」

「謝謝。」

「大姐,妳該不會在做料理吧?」千明面露懼色問道,畢竟之前茉子做的便當在他心中留下極大陰影。

「呃……我就只是想烤個蛋糕。」

「蛋糕?!」

「我記得宅中應該沒烤箱才對。」

即使流之介不需要下廚,但生性認真的他在第一天就摸清宅子的格局,家具的配置也大略清楚。

「……!大姐,妳該不會?」看見黑子們撿起地上的石塊,千明不禁打了個寒顫問道。見茉子點點頭,疑惑獲得確信的千明驚呼:「妳竟然用石窯烤蛋糕!」。

01.jpg

並不是石窯不能烤蛋糕,只是讓會用真劍丸來切菜的人,來使用石窯根本與炸彈無異。

「用石窯烤蛋糕怎麼了嗎?」

源太從後門上方探出頭,無知的爽朗笑容讓千明更是備感無奈。

 

在回主廳的路上,千明把來龍去脈告訴源太。

「是這樣啊……咦,怎麼沒看到小丈?」

「主公和彥馬先生去拜訪榊原家,明天才會回來。」

應答的是流之介,對於主公也就是丈瑠的事他是再清楚不過了。

「啊,實在是折騰人!」

「千明,這樣太沒規矩了。」

「有什麼關係,難得老爺子不在。」

千明整個人趴在主廳的地板上,還不斷扭動甩開流之介試圖拉起他的手。

「茉子醬妳怎麼會突然想烤蛋糕呢?」

「是啊大姐,我也想知道耶。」

「不介意的話也請告訴我吧。」

「去年我在幼稚園打工時,有跟其他老師一起做聖誕蛋糕給小朋友吃。所以今年我是想做來跟大家一起分享。」

「這份心意真是讓人感動。」

「大姐,妳的心意我收到了,但還是直接去買吧。」

「嗯……」

「聖誕……蛋糕?」

琴葉臉上滿是問號,像對這詞彙很陌生。

「琴葉醬,不知道什麼是聖誕蛋糕嗎?」

琴葉以點頭回答茉子。

「不會吧!我還以為在場的只有流之介會不知道聖誕蛋糕。」

「真是失禮,我在書上有讀過,所謂的聖誕蛋糕在歐美是指……」

「隨便啦,那琴葉妳知道聖誕老人嗎?」千明打斷教科書般的制式回答,氣得流之介在一旁牙癢癢。

「千明,你這樣問真是太失禮了。」

「沒關係啦,流先生。山上還是有過聖誕節,但沒有吃聖誕蛋糕,而是村民們各自拿出自己種的作物煮成山菜湯。」

「我們家是吃壽司!老爸還曾把飯用芥末染成綠色,再灑上紅色、黃色和黑色的魚卵,營造聖誕節的氣氛。但芥末量太大根本沒人能下嚥,連小丈都被嗆到眼淚直流說不出話來呢。」

「原來主公從小就膽識過人啊!」能聽到主君幼年的趣事,流之介顯得相當興奮。但千明卻在內心吐槽:「你們家的壽司店會倒,這應該就是原因吧。」

「至於聖誕老人原本是由村長扮演,因為是拿現成的東西拼湊,所以到上高中前我都以為聖誕老人是穿蓑衣、戴斗笠呢。」

穿蓑衣?戴斗笠?千明在腦海中想像,忍不住吐槽道:「我說這根本是山姥嘛!」

「呵呵,現在想想還真的很像呢。」

「那上了高中後呢?」茉子似乎很感興趣,催促琴葉繼續說下去。

「高中時從城裡來了一位新老師,聖誕節看到村長的打扮後,隔年就自掏腰包買了聖誕裝,沒想到低年級的孩子看到全身紅通通的胖老人,竟然還被嚇哭了呢。」

千明本來想繼續吐槽,但看見琴葉一直掛著微笑便打住。無論在外人眼裡看起來有多奇怪的事,對當事人來說可能都是美好的回憶。

02.jpg

「真是個好老師,所以教出來的學生也是個好孩子。」茉子輕摸琴葉的額頭,然後訴說自己的回憶:「我打工的幼稚園只會戴聖誕帽,但老師和學生都會準備禮物,大家會用遊戲的方式交換禮物。」

啪的一聲,源太以拳敲掌似乎想起什麼事,接著問道:「哎呀,不說我都忘了,你們聖誕節有什麼打算呢?」

「我只要陪在主公身旁就夠了。」

「拜託,這可是聖誕節。當然要到遊戲中心玩通宵囉!」

「自製蛋糕失敗了,應該會去買現成的回來吧。」

「……我不熟悉都市的聖誕節,所以不知道該做什麼。」

「那就跟我一起去遊戲中心吧,有琴葉跟著老爺子也比較不好說什麼。」

「千明,你不要帶壞琴葉。」

正當討論正熱烈,茉子突然問道:「志葉家往年是怎麼慶祝的呢?」

這一問大家才想起目前是寄人籬下,也得考量主人家的狀況。同時也是初次在這家過聖誕,因此大家都面面相覷。

在一旁聽聞此事的黑子,對流之介等人表示志葉家沒有過聖誕節的習慣,不會做任何佈置,大概就是菜色比平常豐富而已。

「太好了,那當天我就照慣例去遊戲中心吧。」

「那我還要不要買蛋糕呢?」

黑子表示志葉家也會吃西式點心,當天稍微慶祝一下無妨。

「太好了,琴葉醬我們就一起去買吧。」

「好的。」

「琴葉,妳會吹聖誕歌曲嗎?」流之介叫住準備離開的琴葉。

「會啊,我和姊姊每年都幫村里合奏聖誕鈴聲哦。」

「既然如此,當天就麻煩妳伴奏,我來為主公獻唱一曲聊表心意。」說完,流之介清了清嗓子唱道:「雪花~~隨風飄,

花鹿~~在奔跑。聖誕~老公~~~~公,駕著~~~~」

「夠了,你這是在吟詠吧!」

熟悉的歌曲被流之介用歌舞伎的方式改編,讓千明好不習慣。

「小源,你自己有什麼打算嗎?」

「暫時保密。」

「?」

源太帶著神秘笑容的回答,又讓琴葉滿臉問號。

 

完成原本的目的源太便離開宅邸,接著茉子和琴葉也出門選購蛋糕。

自知聖誕節的遊戲之夜無望,千明決定趁老爺子不在提早去過節。流之介則自告奮勇要當這名現役高中生的監護人,不料……

「喂,你要去哪!」

「拜拜囉!」

「你給我等一下!」

流之介追在閃入小巷子的千明後頭,左拐右彎、翻過圍牆、穿過別人家的院子、只能側身通過的窄道、最後在平交道前被迫停下。

待火車通過,千明的身影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

03.jpg

「這臭小子,回到家絕對要好好訓一頓。」

落下狠話後,流之介打算往回走。但剛剛就只是一股腦跟在千明身後,現在完全想不起過來的路線。

靠著問路打聽,流之介終於回到熟悉的商店街,但這已經是三十分鐘後的事了。

「害我花了這麼多功夫,今天要多訓三十分鐘!」

「先生,請吃吃看。」

「非、非常感謝。」

流之介從聖誕裝打扮的小姐手上,接過小巧又可愛的薑餅人。

街道兩旁擺放著聖誕紅,店外也以彩球、彩帶和花圈裝飾,店員除了扮成聖誕老人外也有人扮成馴鹿,聖誕旋律在空氣中繚繞。無一處是不充滿聖誕氣息,讓流之介也不自覺沉浸在其中。

「先生,要不要試著DIY聖誕彩球呢?」

「DIY?」

在流之介的印象中,聖誕彩球就是掛在聖誕樹上的七彩球體,屬於現成的裝飾品。說要DIY難道是得從打模開始做嗎?

「這是?」

流之介發現推銷員手裏捧著一顆透明的球體。

「這是透明的彩球,在裡面放入自己喜歡的裝飾,就能作出獨一無二的聖誕彩球了。」

「這樣啊……」

「還是親眼看看會比較清楚。」

「等、等等……」

見客人似懂非懂,推銷員不由分說的勾住手臂,硬是把流之介帶到攤位前。一對像情侶的男女,正巧在製作彩球。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流之介頻頻點頭。

「若是不想都用現成的,也可以用色紙摺星星或雪花放進去,我們有專人在現場指導,所以不用擔心不會做,您要試試看嗎?」

其實早在源太提問之前,流之介就考慮過要送禮物給丈瑠。但自己的手不靈巧,買現成的又顯得沒誠意,因此只好放棄。

或許是機緣巧合,就剛好碰上了聖誕彩球。有現成的部分,也有自製的部分,對流之介來說是最佳的選擇。

「好的,就麻煩您了。」

 

「萬歲,完成了!」流之介高舉雙手歡呼。

看著生平中首次親手製作的彩球,感動到淚水都快奪眶而出。

「小姐,麻煩幫我包起來。」

「先、先生,您確定這樣就可以了嗎?」推銷員有些不以為然。

「沒錯,是個傑作。」

「是、是啊。」

既然是客人的要求,推銷員也不再多說什麼。

「喂,妳說這到底有何涵義?」

「這個嘛……水火不容?」

「聖誕節送這個?他是想分手嗎?」

「不要問我啦!」

推銷員擋不住同事的追問,加快包裝的腳步。

「先生,幫您包裝好了,總共是兩千元。」

「兩千元給您,今天真是太感謝了!」

流之介九十度鞠躬道謝,愉悅地踏上歸途,並滿心期待聖誕夜的到來。

不過這時誰都不知道,今年的聖誕前夕竟會是史上最糟的一次。

 

解說

04.jpg

劇中的聖誕夜是在第四十二幕和第四十三幕,小說的時點是在聖誕夜前幾天,所以本來標題是第四十一點五幕。但這樣反而會讓人誤會成是第四十一幕的後話,就乾脆改成聖誕幕了。

 

第一段想要弄個有趣的引子,查資料時發現茉子的差勁廚藝只在劇中出現一話。為了不讓這萌點(?)被遺忘,特此再現!

 

第二段是要帶出禮物這主題,在劇中源太偷偷準備聖誕樹,就安排他出場來跟本篇做銜接。還加入千明的吐槽、與流之介拌嘴和琴葉過去的生活。

 

第三段就是為同人商品寫的橋段。既然本來就是自製的東西,那就讓角色親手完成吧!

 

第四段是後來加寫的,原本在第三段就應該結束。有個沒看特攝的朋友看到商品,就問說「這是水火不容的意思嗎?」,因此就在這段中加進普通人的看法。是說主題明明是主公&流之介,但主公到最後都沒出現呢!

05.jpg

同人商品的真貌

還請進入賣場觀看,喜歡就請帶回家吧!

創作者介紹

光仔的窩(Hikarun's galaxy)

光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