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jpg

手塚&芝浦湊一對真的很有戲因此寫下這篇補完其過程

 

第一天

(最終降臨)

伴隨著電子音紫紅色的魟魚從地面竄出,同色系的輕鎧戰士跳到背上,宛如衝浪般撞向前方的怪物群。

轟隆!受到衝擊的怪物炸個粉碎,現場化為一片火海。

戰士隨意撇頭瞄過,便抽出腰帶上的卡盒解除變身。

「我以前也經歷過這種事嗎……」

鎧甲底下的紅衣青年,茫然看著手中的卡盒,臉上毫無打倒怪物的喜悅。

畢竟剛才的戰鬥中,他全憑著本能揮拳、閃躲、抽卡……莫名其妙就擊敗敵人。頭腦沒下令;身體自己動,青年不喜歡這種感覺。

這也不能怪他,青年失去大半記憶。只記得自己名為手塚海之,職業是占卜師,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人……

「呃!」

當試圖深入回想時,腦袋發出悲鳴,痛得讓手塚丟下卡盒,雙手抱頭跪倒在地。

此時,身後傳來「咕哦~~~」的嘶吼。

回過頭,手塚就見到怪物揮舞觸手劃破火焰。

「漏網之魚嗎……嗚哇!」

怪物揮出觸手,將欲撿卡盒的手塚整個人擊飛數公尺。

到此為止了嗎?背部落地受到重創的手塚,只能癱在地上眼睜睜看著怪物一步步逼近。

說來奇怪,手塚不畏懼死,可是一無所知的死去,他實在無法接受。

(最終降臨)

不知從何處傳來讀取卡片的聲音。

01.jpg

咚隆咚隆咚隆~~~鐵灰色巨獸奔馳而來,載運著重鎧戰士「碰」的一聲撞飛觸手怪。

「……」

即使得救,手塚並未露出喜色,因為他被告知13名戰士得互鬥,僅最後活下的人才能回到現實。

果然,他想破壞我的卡盒嗎?

跟所想的相反,重鎧戰士撿起卡盒丟還給手塚。

「手塚,這麼大意可不像你哦。」

鎧甲消散後,出現的是一名穿著迷彩外套的青年。

「我們……認識嗎?」手塚疑惑的問。

這還用問,正因認識我才特地過來找你的啊,青年在心底咕噥。

有別於喪失記憶的手塚,青年不僅記得自己叫芝浦淳,還記得上次騎士大戰的種種。這將會是很大的優勢,所以他定要在這場「遊戲」中取勝,洗刷先前敗北的屈辱。

「還能開玩笑,看來是沒啥大礙。」青年打趣回道,見手塚沒反應,立即報上名字「我是芝浦、芝浦淳啊!」

手塚搖搖頭,告知他幾乎什麼都不記得了。

太棒了,這次我要你成為我忠實的棋子,按我所指示的去行動。芝浦盤算著邪惡的主意。

「沒想到,我們的關係你說忘就忘……」

芝浦露出迷人的失落神情。

「我們的關係是……」

上鉤了!顯然這演技相當有用。

「摯、」「戀人!」

對對對,我倆是戀人……不對吧,這傢伙在說啥鬼話?

等等,我記得當初手塚是代死去的友人參戰,這樣看來他倆不單單是普通的好友。

「不是嗎?」

……罷了,就照他的意思吧。

「呵呵,算是吧。」芝浦面帶微笑伸出手。

手塚接受好意回握,沒想到芝浦在拉起的同時把他擁入懷中,並輕輕地吻了臉頰。

「芝、芝浦?」

「我很高興哦,聽你又用戀人來稱呼我倆的關係。」

溫柔又悲傷的話語,確實打動手塚的心。

「嗯,能講講我們之間的過去嗎?」

Yes!多虧大學時期參加亂交派對,一時興起和男性往來的經驗,暫且攻陷手塚了。

 

第二天(朝)

02.jpg

「就照昨天說好的去做,沒問題吧,手塚。」

手塚從口袋掏出硬幣彈起。

噹~~~啪!

倆人互看一眼,手塚移開掌心。

「我的占卜必中,絕對沒問題。」

兩人相視而笑,接著朝反方向逕行離去。

 

第二天(夜)

「唷,芝……」

「成功了嗎?」

手塚開心的打招呼,結果被硬生生打斷。

兩人交換情報。

「那明天同時同地見。」芝浦留下這句掉頭走人,手塚不捨地出聲攔阻,卻遭回以「你也快離開吧,不然被人發現一切都白費了。」

手塚清楚戀人為這計畫煞費苦心,更不是想求回報才幫忙。但仍希望獲得一點讚賞,即便是短短的「幹得好」……

 

第三天(夜)

「就是明天了,千萬別出差錯。」芝浦叮嚀完,掉頭就走。

目視戀人離去的手塚,身影顯得極其落寞

我倆真的是戀人嗎?對比起第一天的熱情,手塚產生懷疑。

他取出塔羅牌打算確認。

突然,一隻藍色怪物從草叢中跳出,朝芝浦扔出巨矛。

「小心……嗚呃!」

手塚飛身撲倒芝浦,刀刃從頭頂掠過削斷幾根髮絲。

「快讓開!」

芝浦推開壓在身上的手塚,舉起卡盒。

誰知藍色怪物發出「嘎~~~」地怪叫,揚長而去。

「沒事吧,手塚。」

「還好。」手塚挽起衣袖,檢查後應道「擦傷而已,不礙事。」

「這可不行啊。」

芝浦不管手塚意願,用手帕包住傷口。

貼心的舉動使手塚感到溫暖。不過溫柔的芝浦和冷淡的芝浦,究竟哪邊才是真正的他呢?

「好啦,可別再亂來了。」

「搭救戀人怎會是亂來呢,前幾天你不也救過我。」

……你這白癡,那種貨色的攻擊我輕鬆就能閃掉。

若你有個差錯,這幾天的佈局可就全泡湯啦!

再說你真當我們視戀人嗎?這麼單純可活不長啊。

「明天見。」手塚展露笑容,向芝浦道別。

……如果以另一種形式相遇,我們或許會是好搭檔吧。

可惜我們終究會迎來相殺的命運,至少……就由我親手將你了斷吧,手塚。

 

解說

 

原劇標題是由A開頭的兩單字組成,找了很久找不到合適的。無意間看到Cure Amour(法文的愛)的公仔廣告,又想起蒼天之拳曹操大喊Amore(義大利文的愛)。感覺超文藝又切合主題,就這麼用了。

 

第一隻怪物是巴克拉肯,電視版同樣是遭芝浦用最終降臨擊倒。第二隻是維斯克拉肯,電視版偷襲過手塚。

 

基於芝浦把大戰當遊戲,所以兩人相遇的橋段,本來是採攻略美少女遊戲的寫法。

 

放上一小段初版的內容

 

(前方發現手塚陷入危機,要1.搭救2.離去)

當然選1囉,幫助攻略對象可是提高好感度的基本。

變身!

(使用卡盒)

(發動最終降臨,SP-70)

(獲救的手塚處於警戒狀態目前信任度60好感度60)

也是啦畢竟所有騎士都是敵人嘛

(在地上發現手塚的卡盒,要1.拾起2.不管3.破壞)

還是選1送還掉落物也是基本中的基本

(警告~警告~警告~)

這是怎麼回事啊

(手塚信任度-10、好感度-10,低於水平進入備戰狀態)

啥……等等,卡盒等同騎士的生命,難怪他會緊張。

是說事件觸發也設得太密集了吧。

(該如何處至卡盒,1.破壞2.獨佔3.送還)

選1、不對!為什麼送還是放在最後?改選3啦!

(手塚取回卡盒,信任度+10,解除備戰狀態)

 

越寫越覺得中二感爆錶,有點破壞芝浦的設定,故決定作罷

 

第二天起芝浦認為已拿下手塚,便把心思放到更大的遊戲上。根據電視版來看,手塚屬於會想很多的細膩類型,所以被忽略就開始動搖。相對的,手塚挺身的表現亦動搖到芝浦。就是這種建立在微妙平衡上的感情,將兩人引向相愛相殺的悲劇。

 

至於芝浦的計畫大致上是這樣

 

精明的變色龍、膽小的羚羊和無法變身的二叔,不可能向殺氣超重的王蛇靠攏,上前阻止的真司便是首選,因此這四人組隊。螃蟹和老虎看起來就不是腦袋派,芝浦靠花言巧語說服。接著芝浦率眾幹掉二叔,並把真司等人逼到絕境,手塚算準時機跳進來救場,各自都博取到信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光仔 的頭像
光仔

光仔的窩(Hikarun's galaxy)

光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